诚信为本,市场在变,诚信永远不变...
语言选择: 简体中文简体中文 line EnglishEnglish

公司动态

坐地起价、收费开云APP不透明?参展商吐槽在上海展会撤展时遭遇“黑物流”

  5月25日,在上海参加完第二十三届中国国际农用化学品及植保展览会后,胡女士安排好展品撤展运送的相关事项,便返回厦门静候仪器回归。然而,几天后,随着物品寄来的一张“物流账单”却让她有些始料不及。“事先并未告知具体的计价方式,到货了才发现物流公司是按照体积收费的,还多了很多隐藏收费。”胡女士对此气愤不已,赶忙拨通了投诉电话。

  近来,类似这样的物流收费投诉并不少见。一些参展商反映,在上海参加展会结束后,撤展时遇到了不同程度的“坐地起价”。展商们纷纷呼吁规范相关物流服务商的管理,提供更好的参展环境。

  “其实,主办方提供了一家物流公司,负责展品运送和仓储等。但我们规模比较小,就自己找了其他物流公司将展品运到上海。”由于运来的这家物流公司未能及时办理相关证件,撤展时无法进场,胡女士只好自己再去寻觅物流服务商,而旁边展位的展商向她推荐了“安能物流”。

  “安能物流网点的工作人员说,他们已经提前将证件都办理好,我们只需要将展品交给他们就可以了。”胡女士称,当时她跟工作人员反复协商,敲定了按照物品重量计价,每公斤2元。但因现场无法称重,便先签署了物流合约,开云APP让他们拉回站点去称,并约定采取“到付”的方式付钱。

  没几天,胡女士便收到了来自安能物流的账单。这时她发现,原本约定的按重量计价的方式已经被更换为体积计费。而且,对方给到的测量体积甚至比运到上海时的展品体积都要大,这让她有些不解,“运到上海的时候,才5个立方米,发回厦门居然测出6.2个立方米。展会期间我们还消耗了很多东西,这不是虚报吗?”让胡女士更为生气的是,对方还给出了不少隐藏的收费事项:“到付还要额外收取171元,开票也要另外加税金,这些运输前都没有讲,最后总金额达到2800元,是来时运输价格的2倍。”由于展品中的灌溉设备和不少样品急需使用,胡女士思虑再三,同意了安能物流给出的“各退一步”的协商方案。事后,她回忆当时签单的过程,发现当中藏着不少陷阱:运输前,相关工作人员口头承诺重量计价的方式,并以无法现场称重为由未将其写入物流运输单中,中途则悄悄更改计价方式,“说好是按重量计价,我们就不会特意叮嘱仓库留意外形包装,拆封后即使对物流公司的测算有异议,也没有证据,导致维权困难重重。”至于其他收费事项,更未在物流合同中予以体现。“总体给我的感觉就是,这些物流公司瞅准了展会的机会,能宰一个是一个”,胡女士说。

  来自江苏镇江的付先生也陷入了同物流服务商的纠纷中。6月7日,上海国际环保展还没结束,摊位前推销物流服务的工作人员已经多了起来。其中,来自壹米滴答物流公司的介绍让付先生动了心。“参展时,我是自己去办的相关证件,前前后后跑下来也挺麻烦的,想着撤展时找一家已经办好证件的物流公司。”然而,付先生没想到,这一选择反而给他新增了更多烦心事。

  据付先生介绍,当时双方敲定了600元的价格,将展品从上海运往江苏镇江,并当即签署了“物流配送单”,“事后才发现这个单子上只有地点,时间、金额都没有写。”本以为隔天便能收到展品,但付先生接连查看了好几天,发现展品始终在物流点不动弹。无奈,他只好赶忙联系相关工作人员,可得到的消息却让他气愤不已,“对方说要收打包费、物流费共计2650元,不然我们就得自己去拉。”眼看着价格直接涨了好几倍,付先生决定不再让物流公司运送,自己辗转找了货车前去拉货,这时,对方又提出要收取600元的运输费,“说是从展会拉到网点的钱。”

  “这不是坐地起价吗?”付先生随即投诉到物流公司总部,多次协商后总算成功从网点取回了展品。然而,收到展品后他发现,包装外侧的亚克力板均已损坏,付先生怀疑,这是网点工作人员故意损坏,双方又陷入了新一轮的纠纷中。

  记者留意到,在12345市民服务热线,关于物流服务商坐地起价、暴力运送等方面的投诉并不少见。如郭先生就反映,原本应该一起打包运送的液压机被漏发,补发却要求再付300元装车费……

  今年以来,上海会展业积蓄多年的能量得到全面释放。根据市商务委介绍,从截至2月的展馆预定数据判断,年内计划举办展会近300场,这也给主办方、管理方带来了不小的挑战。

  长期从事会展物流服务的孙启告诉记者,为了给展商提供方便,大部分展会在办展期间,主办单位都会指定一家主场运输服务商,协助展商办理货车轮候证、卸货证等,保证展商展品进、出场畅通,也为展商们提供运输服务。“我担任运输服务商联系人的时候,业务主要集中在货物到达展馆后的进、出场,撤展回程物流运输的部分相对较少。”孙启介绍,这是因为一方面,展馆内有一些规模较大的驻馆物流服务商,分流了展商群体,另一方面,则跟展馆内的“黑物流”有关。

  孙启表示,所谓“黑物流”,主要出现在“撤展”环节。“一些别有用心的物流公司会提前办理相关的证件入场,然后到各展位前推销,展商们听到价格比主场运输服务商提供的低,就会上钩。”然而,这种低价的背后往往埋着更大的“坑”,“十分常见的就是运送途中坐地起价,还有的是物品损坏,之前沟通中听到不少展商乃至主办方都吐槽过。”

  实际上,针对展会现场“黑物流”揽货现象,有关方面也出台了相应的限制措施。日前,市商务委相关部门通过12345回复,建议展商在布撤展期间选择展会主办单位指定的主场运输服务商或者展馆驻馆服务单位,如选择第三方运输展品,应向展会主场运输服务商报备。不过,孙启表示,所谓的“报备”,在实际操作中很难落实。“主场运输服务商不能限制展商的选择,物流服务商只要能进展馆,就很难限制揽货行为。”

  对此,不少展商建议,主办单位和展馆要进一步加大对进场物流服务商的管理,“如果发现有物流公司违规进入,要加大惩处力度。”另一方面,也可以考虑打造统一的会展平台,将展商、物流、主办方等不同主体纳入其中,既能免去参展公司办理相关证件的来回奔波,又能对物流企业予以监管,减少纠纷,为展商们提供更好的参展环境,从细微处助力上海“国际会展之都”的建设。

栏目导航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电 话:

传 真:

手 机:

邮 箱:admin@jhx-express.com

地 址:开云·APP(中国)官方网站IOS/安卓通用版/手机APP下载